中新網杭州12月29日電 (施佳秀 吳雨辰)“省市縣各級政府‘三公’經費預算支出削減30%,全部用於‘五水共治’。”在浙江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浙江省長李強的一句話振奮了與會的代表、委員們,嚴控三公經費既是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對整個社會來說,更是民心所向、民意所盼。
  削減“三公”經費,意味著政府向自身“開刀”,貫徹中央八項規定兩年來,浙江狠剎歪風,從“精簡會議活動”到“厲行勤儉節約”,每一條規定都直指時弊。
  遏制“舌尖飯桌上的浪費”和“迎來送往上的腐敗”,消除“文山會海裡的浮誇”和“樓堂管所里的歪風”,如今,700多天已經過去,浙江的“八項規定”並未原地踏步,反而像清新劑,凈化了政治生態,引領了社會風尚,抓鐵有痕、踏石留印。
  掃除送禮風熱潮 高檔煙酒入“冷宮”
  “廉不廉看過年,潔不潔看過節。”擋住年味包裹下的感情投資,扭轉借年關過度消費的慣性,對於領導幹部黨性原則和品質作風是莫大的考驗。
  “生意不好。”浙江杭州體育場路的芬格富酒莊老闆娘向記者感嘆,深受大環境的影響,酒莊的生意每況愈下,以前忙的摸不著北,一個門店就有5、6個員工,現如今閑的坐在門前曬太陽,“2、3個人完全忙得過來。”
  過去一年,杭州的作風建設為浙江省開了個好頭,堅決糾正“四風”,抓住重要時間節點發出多項禁令,通報曝光典型問題,狠抓作風可謂動作頻頻。就在今年春節後召開的深化作風建設大會上,杭州以視頻短片形式點名道姓曝光了29個典型問題,在該市引起了很大反響。
  腐敗=利益。八項規定的背後是巨大利益市場的坍塌。開了十多年的杭州環城西路上的煙酒專賣店實際上還做著高價回收煙酒的生意,浙江兩年來的“歪風”治理也讓他們生意受挫,“回收的少了。”
  送禮減少,禮品包裝也改走簡約風。浙江金華某商場老闆陳麗就表示,以前在包裝過程中喜歡用高檔禮盒、綁彩帶、填充名貴商品,現在他們只根據商品本身特性做一些簡單的包裝,“這在一定程度上節約了不少資源。”
  市場是官場的縮影。今年1-11月,杭州市累計開展明察暗訪3457次,問責853人;市作風辦先後4次對28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7起違反機關效能規定的問題予以指名道姓公開曝光;嚴肅查處了該市蕭山區少數基層幹部收受禮卡禮券等重點案件。
  政府杜絕送禮,各單位的門崗也從嚴治理。浙江某省廳的門衛就斷然拒絕了記者想要放置東西的意圖,“現在只要是禮品都不讓放。”
  正風氣,順民意,浙江省的這一答卷讓圍觀者也紛紛點贊,“對機關的官員、公務人員做了嚴格的紀律制度規範,總體來說執行還是不錯的。”浙江社會科學院公共政治研究所長楊建華評價道。
  舌尖腐敗遭遏倒逼餐飲企業轉型
  “原來許多餐飲做的非常高檔,酒水越來越貴,菜也越來越貴。”經過兩年觀察,餐飲業的巨大變化令楊建華感受頗深,“八項規定對高檔餐飲業績產生了衝擊,公務人員的餐飲消費大大減少。”
  在反“四風”活動中,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曾表示,群眾反映杭州西湖邊上有很多高檔的會所,不對老百姓開放,浙江省委專門召開常委會做出了決定,要還湖於民。
  對“會所歪風”堅決說“不”,杭州市立竿見影:全市關停風景區、公園等公共場所開辦的各類會所等高檔經營場所56家。制定業態規劃,修訂風景名勝區管理條例,西湖風景名勝區內關停的30家會所,至12月底,27家轉型開放,另3家因裝修需要,擬於明年初開放。
  不僅如此,杭州市46573名鄉科級以上黨員領導幹部公開承諾不出入私人會所、不接受和持有私人會所會員卡。
  有別於以往高端會所“西湖會”的車馬痕跡,現如今,取代西湖會的“開心茶館”走起了平民路線,“清茶18元,套茶38元”,接手該茶館的湖畔居茶樓曲院店業務經理薑曉偉還對以往的價格記憶猶新,“那時候很貴的,一桌要3萬吧。”
  在浙江頻頻出拳的鐵腕治理下,除了高檔會所的日子“不太好”,高檔酒店也“不太好”。
  同位於西湖邊的杭州望湖賓館現在已經不願強調自己的星級,銷售總監張納坦言,不論是政府會議還是餐飲消費,相較原先的高峰期,現在沒有可比性,“肯定是下降的,而且幅度比較大。”
  會所易名,酒店降星。兩年的沖刷滌盪,換來的是新風撲面。經過持續不斷地查糾“四風”,黨員幹部和群眾肯定了身邊的變化。
  “請客送禮、公款吃喝、公車私用減少了,工作紀律、服務態度、群眾口碑變好了。”來自杭州江乾區某機關部門的小朱如此總結。
  “行動迅速,富有成效。”對於杭州市在加大懲治腐敗力度、持之以恆深化作風建設等方面,中央紀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如此評價。
  杭州只是浙江厲行八項規定的縮影。
  “這兩年浙江八項規定實施的還是比較明顯的,以往的公款吃喝老百姓對政府印象很差,這兩年有明顯轉變。”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範柏乃也對浙江的八項規定清風點贊。
  破“文山會海”頑疾八項規定“立竿見影”
  “以前各種會議、應酬特別多,八項規定實施之後,大為減少,起碼我陪家人的時間增多了。”對浙江省某廳級幹部王源(化名)來說,“八項規定”對其生活的影響巨大。
  “工作就是開會,協調就是喝醉。”“文山會海”是老生常談的老問題,也是民眾反映強烈的官場頑症。
  在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就帶頭改變領導幹部作風,利用晚飯後的時間開會,在某次縣(市區)委書記工作交流會上,夏寶龍就說,過去有的地方或單位為了工作,開過許多會,講過許多話,卻沒有達到預期目的。
  “就像吃飯是為了填飽肚子一樣,開會、講話是為瞭解決問題,沒有解決問題的開會與講話,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夏寶龍說。
  為扭轉“會多會長”風,浙江台州對會議、文件劃“紅線”,不僅規定了會議時長,文件篇幅的控制也被詳細點出,一般性文件字數要保持在3000字以內;領導講話通報要摘要印發,每期字數也要在3000字以內,兩位以上領導講話通報則要在5000字以內。
  不僅如此,精簡風吹冷了會議“產業鏈”。以前以會議用花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杭州城西花鳥市場胡姓花店主表示,“中央提出整頓黨風,現在全國上下都在抓,我們的顧客也有所減少。”。
  會風反映著政風,引導著社會風氣。在浙江溫州任職的處級幹部劉洋(化名)對八項規定“影響”感受明顯。據他瞭解,在八項規定出台前,很多部門年年都要到財政來要錢,應對各種接待開支,因為錢不夠花。“現在,正好反過來,基本上錢都花不掉。”
  浙江八項規定將“制度牢籠”越扎越緊,嚴懲腐敗不留死角,民心為之一振。正如中央要把落實八項規定作為本屆中央委員會向十九屆中央委員會遞交的一張“金名片”,浙江也欲通過八項規定,向浙江省人民遞交一張亮麗的名片。(完)  (原標題:浙江鐵腕治歪風引清風 “真槍實彈”破困局)
創作者介紹

bk04bkve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