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停地學習,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
  “救死扶傷的戰場,我停不下來”“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我不怕亮身份”“等我再好點,我還要回去上班”
  本報記者 曹輝 通訊員 蔣睿
  你知道嗎?5月18日是你離世整整一個月。那一天,你生前接過生的王秀蘭、湯燦、唐花等大老遠從江西、株洲、韶山等地趕到湘潭,跪倒在你的遺像前,哭訴著您對她們的救命之恩。
  你知道嗎?你走後的那些日子,你的手機還會時常響起,電話那頭說:“是張尊潭主任嗎?能不能幫我診斷下我的情況?”
  你知道嗎?每每談起與你的過往,你的同事總會潸然淚下,甚至泣不成聲。你生前記錄的100多本工作筆記,如今成了年輕醫生參考學習的“至寶”。你的筆記不僅囊括了你行醫35年來的點點滴滴,更是一位“職業產婆”的精神傳承。
  “要不停地學習,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
  1979年,風華正茂的你從湖南醫學院畢業後,回到了當時工作條件較差的湘潭市婦女組織保健院。此時的湘潭,孕產婦死亡率高達十萬分之三百。
  看到這種狀況,你心急如焚,主動請纓要求去上海一家醫院進修,學習接生技術、剖宮產手術、女性結扎術。 從那時開始,你便鑽進了產科的各項研究當中。你對丈夫說,“要不停地學習,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
  每個月你都會把訂閱的幾本醫學雜誌讀個遍,文章的空白處都留下了你密密麻麻的手記。你將醫學雜誌上的經典案例,實際出診時碰到的疑難雜症,手術工作安排,患者用藥等都記錄在了筆記本上。35年下來,你總共記錄下了100多本筆記。
  1998年,你在全省率先開展的導樂分娩,改變了產科服務模式;2002年,你主持的“改良式剖宮產”獲得了湘潭市科技進步三等獎;2003年你為婦幼保健院引進了腹腔鏡手術,為不少不孕症、宮外孕、卵巢囊腫等病人施行微創手術,術後不留疤痕,術後恢復快,深受廣大患者的好評。(下轉3版①)
  如今的湘潭,孕產婦死亡率不到十萬分之十六,低於全省平均水平。這,你功不可沒。
  “救死扶傷的戰場,我停不下來”
  醫院老院長譚常志說你就像是一個擰緊了的“發條”,為了孕產婦的安危和科室的工作,你不知疲倦,根本停不下來。
  “一所鄉衛生院一位產婦產後失血性休克,生命岌岌可危。”有一次,電話那頭傳來緊急的呼救。此時,你披上白大褂便和搶救小組火速趕到該衛生院。見到這名產婦時,她的面色蒼白如紙,血壓測不到,估計失血已接近2000毫升,產婦家屬情緒已經完全失控。
  “我會竭盡全力的。”安撫好家屬後,你立馬將產婦推進了手術室,找到了出血原因,並吩咐立即給予抗休克等綜合治療,病人漸趨穩定。考慮到產婦的後續治療也非常重要,你又將產婦帶回到市婦幼保健院。
  此時已是深夜1時。這時你面色蒼白,直冒冷汗,原來你一天下來只是在早上吃了碗餛飩。稍事休息後,你又與醫生一道制訂治療方案,直到凌晨3時多才離開病人。第二天早上8時,你按時出現在晨會上。
  自從走上產科醫生這條路,你完全就沒有白天與黑夜的概念。你丈夫鐘昌虎說,你的手機每天24小時都是開的,半夜三更經常接到急救電話就走了。
  2008年1月20日凌晨1時,剛剛準備躺下睡覺的你,被一個緊急求助的電話驚起。湘潭縣的一家衛生院一名產婦因產後大出血,命懸一線,急需救助。當時正遇上百年一遇的低溫冰凍天氣,路面嚴重結冰。你二話沒說,拎起醫葯箱,就和搶救小組成員出發了。在車上,你不斷地用電話詢問產婦情況指導醫生緊急救治,到達衛生院後,你直奔病房,進行搶救。經過近4個小時與“死神”的拉鋸戰,你最終把產婦從死亡線上拖了回來。
  像這樣通宵達旦的出診,在你35年行醫生涯里數不勝數。可是你從不言苦。“只要母子平安,我們流血流汗都是值得的。”這是你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有人勸你不要這樣拼命,你卻搖頭說:“保一方母嬰平安是我們的天職,避免一例產婦死亡,就是避免一場父母老年喪女、丈夫中年喪妻、新生兒幼年喪母的人生悲劇,在這個‘救死扶傷’的戰場上我停不下來。”
  “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我不怕亮身份”
  “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我不怕亮身份。”如今你的白大褂還掛在您的辦公室里,白大褂上,懸掛著黨徽的工作牌熠熠生輝!
  當孕產婦們問及你的工作牌時,你每次都爽朗地笑著說:“一切為了你們的安全服務。我懸掛黨徽,是經得起考驗的!”你這樣的承諾,為所有婦產科醫師做出了表率。
  作為一名產科主任,你不僅擁有一手“妙手回春”的精湛技藝,更是懷著一顆對患者的“醫者仁心”。
  上世紀90年代初,湘潭住院分娩率不高,原因是老百姓生活困難,不敢花錢住院生產,產褥感染成為孕產婦死亡的頭號殺手。
  為此,你和醫院領導多次溝通,在醫院推行按病種病例限額收費,解除群眾因害怕高額的醫療費用而拒絕住院的顧慮。為保證住院分娩率,你還走鄉串戶,向各地群眾做宣傳。經過努力,住院分娩率從50%提高到了100%。
  因為你精湛的業務能力,有許多大城市的醫院曾用豐厚的薪金向你拋出了“橄欖枝”,你都婉言謝絕。你說:“大城市不缺我這樣的醫師,在基層,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放不下。”
  對待自己的病人,你在醫院里是出了名的細緻。幾十年來,你養成了好習慣:為產婦檢查身體時,你總是先搓熱雙手,捂熱了聽診器,盡可能不讓病人感到不適。檢查完畢一定幫病人掖好被子。
  對病友的好,他們感懷於心,把你視為知心大姐。韶山姑娘唐花前置胎盤大出血,情況十分危急,家人當時都想放棄了。你對她說:“妹子,你不用擔心,有我在,就能保證你們母子平安。”今年5月12日是她兒子的3歲生日,“一看到兒子,我就想起了張主任,想起了她說的那些話。可為什麼老天爺這麼無情呢,是不是看到她太累了讓她早點休息啊?”
  “等我再好點,我還要回去上班”
  2012年7月初的一天,在做完一臺剖宮產,把產婦抬下手術台時,你一個踉蹌,腰部被手術台撞出了一塊淤青。隨後的這段時間,你老感到腰疼,同事勸你去做個全面檢查,但你只是拿點止痛藥就對付了。
  直到2013年1月9日那天,你在做完一臺前置胎盤剖宮產手術後,直接暈倒在了手術臺上……隨後,醫院開出的診單上寫著“滑膜肉瘤”,讓全科室里的人都為之一震。因為,大家都知道你的生命開始進入了倒計時。
  住院的那段時間,探望你的同事心情相當沉重,你卻安慰他們說:“這是一場敵我鬥爭,我強敵就弱,等我再好點,我還要回去上班。”
  你的丈夫說:“就算是住院,她也沒閑著。”筆記本上,患病的進展,用藥,自己身體的反應,你都詳實地記載了,目的就是想總結出有效的治療方法,讓同類患者少走彎路。記錄的第一條是去年1月10日你去市中心醫院就診,最後一條則寫於今年4月4日。“那時她已經病入膏肓,身體已經沒力氣了,連呼吸都困難,沒法寫了。”
  你的妹妹張敬潭接受記者採訪時,眼淚幾乎沒停過。她說你我是全家的頂梁柱、主心骨,你完完全全是累死的。“病人打電話來,我就說她出差了或者退休了。‘去世’這兩個字我說不出啊!畢竟她才58歲啊!”
  你的兒子鐘鳴告訴記者,你走前20天,80多歲高齡的外婆剛走。家人不讓您擔心,沒有把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您。你走後一個星期,你的孫子滿周歲,你沒能等到孫子親口叫您一聲“奶奶”。
  但你還是悄悄地走了,成百上千的人們趕來給你送上映山紅的芬芳。“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斯人已去,千古流芳。你的工作筆記,成為了年輕醫護人員最為“珍貴的遺產”,你愛崗敬業、忘我工作的精神成為了他們心中最為顯赫的標桿。  (原標題:化作春泥更護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k04bkvese 的頭像
bk04bkvese

Hash

bk04bkve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